2013年5月11日

2013年5月菲律賓政府攻擊臺灣漁船事件


國際關係和南海爭議不是作者熟悉的領域,在網路上找了一些專業討論,也歡迎大家留言補充。

本次事件臺灣政府最責無旁貸的任務,一方面是要求菲律賓政府道歉,為受害漁民討回公道,另一方面則是逼菲律賓政府上談判桌,解決兩國之間的魚場爭議(雖然如釣魚台問題,中國動作頻頻想插手),確保未來南海作業漁民的安全。



衝突簡介(作者:國立中山大學海洋政策研究中心 孫介珩


臺菲漁場爭議與事件位置圖 製圖:孫介珩

我們和菲律賓之間的模糊地帶已經維持很多年了,過去我們的船在爭議水域被對方扣留,也就是付錢了事,政府的態度一直是消極的,對於「漁場」問題盡可能不去觸碰。(2005年雙邊簽了一個不具任何實質承諾的濃漁業合作瞭解備忘錄)

如果劃界被認定是涉及領土主權,是敏感的,那至少應該就「資源使用」與菲談判。菲律賓自我主張她是群島國家,群島國家就有義務與我們台灣在菲律賓群島水域所應享有的「歷史捕魚權」展開協商,這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明訂的。只要有雙邊協議,我們的漁船在那邊捕魚,就是天經地義,安全無虞,但政府多年來遲遲未積極與菲展開談判,導致今日的慘劇。


我們跟中國大陸、跟日本釣魚台之間的主權爭議,絕對比台菲之間單純的漁場問題來的複雜,為何海峽中線可以維持?為何台日漁業協議可以簽署?只是政府有沒有心去替漁民爭取罷了。

5/10更新資訊:依海巡署所提供之資訊,我國漁船作業地點為我國暫定執法線以南10浬,圖中所標為報案時座標。然,作業地點仍為台菲兩國專屬經濟區(領海基線向外200浬)重疊位置,政府仍須儘速談判,簽署協定,劃定漁場界線。





為什麼菲律賓殺人擄船昨天才被重視?(作者:批踢踢八卦板網友 kokone)


    小弟是鍵盤東港人,看到網友的討論實在覺得很驚訝。我看到新聞的時候,其實有預料到網路上會討論,只是沒想這麼熱烈。說實話,我看到新聞直接反應是:嗯.又來了啊。不過看到電視畫面罹難者家屬哭喊著討海人很艱苦的樣子,其實蠻能感同身受的。我老家以前昰討海的,當初我爸、我三叔、我四叔在國中畢業後都是被我阿嬤安排去討海的。不過我老爸上船學不會游泳,被人家拒絕,算是逃過ㄧ劫。後來家中有在討海的,只剩我三叔、四叔跟我大姑丈。不過存活到今天的只有我三叔,我四叔跟大姑丈都死於海難。

    其實討海人除了惡劣的海象,其實另一個最大的危險就是菲律賓跟印尼。在東港黑鮪魚還沒有成名之前,我小時候幾乎看到東港上新聞都是被菲律賓、印尼擄船、開槍的新聞。這種事每年必定發生,不過偶爾才上一下新聞,比今天這事件更嚴重的還一堆。我找出以前高中看到的一篇文章,寫作年代大約就是民國70年左右,也是我四叔過世的那個年代。其實裡面的內容跟今天的情況一樣,幾乎沒太大改變。 節錄一些內容:


 -----------------------------------------------------------------------------

    所謂漁船被扣補,船員遭屠殺情事,是從一九六八年七月二十日,東港漁船連春財號被菲律賓扣補開始,隨後各國紛紛宣布二百浬經濟海域後,台灣漁船大量遭難,幾無礁類。

    據陳冠學先生統計,自一九六八年七月至一九八二年一月的十二年半間,被扣漁船約在千艘以上,漁民被押當超出三千人,而漁船被焚毀,漁民被殘殺,當有數十艘、數十人。

    漁船只要被菲律賓、印尼軍艦扣補,船員生不如死,而且要是扣補不成,即開砲轟擊,人船屍骨無存,例如小琉球建和志號漁船,於一九八一年八月,被菲律賓海軍擊碎,五名船員葬身海底。一九八四年二月小琉球海成號五名船員遭扣返國,他們表示,在被菲律賓海軍洗劫後,必須花費一百餘萬贖金才得回國,但菲國軍方變本加厲,索賠當初開砲捕船所花的軍火費。回顧不平等條約下的百年國恥,亦無甚於此。

    ...漁船落入這兩國手中,船員必須集中在甲板上列隊受檢,稍有反抗動作,則遭開槍射殺,如吉盛一號的王保生和新慶旺號的的李杞璜等。輕微的用槍托重擊,尤其以船長和大副為然。

    靠了岸,陸軍便接管。船上所有設備,漁獲所得洗劫一空,船員上岸身上所有也搜劫無遺,而且免不得又會遭毒打、污辱、用香菸燙爛嘴唇、罰勞役、作苦工等,受到慘無人道的私刑。

    ...菲印等國設有重重關卡,凡是台灣漁民家屬前往營救被扣船員,則層層剝削,敲取重利,某些受託的華僑更落井下石,藉機設局詐騙勒索,直接找上台灣船公司騙取活動費,充當司法黃牛,等到錢到手了,卻逃之夭夭,毫無下文。

    船員曾向政府建議,當武裝漁船,返航再於港口繳還武器,但政府不肯,至於所謂派艦護漁,只是虛應故事,與漁民合照一番而已,遇我漁船被人追殺,竟袖手旁觀,不加保護。

    枋寮的船員接受訪問時表示,他有兩次被印尼軍艦追殺的經驗,某次在先鋒十一號船上,看到印尼船,立刻丟下已撒下的拖網,倉惶逃命。當時是在晚上,船上漁火全熄,全船船員跪在甲板上,向預先帶去的土地公神像膜拜祈禱,船長和大副全身發抖,因為萬一被抓,他們要負逃亡之責。...十幾年來,他上船十餘趟,每趟回來,都好像拾回一條小命,尤其來回經過印尼把守的『地獄海』,和靠菲律賓當關的『鬼門關』,人人無不下跪向神像訴求平安渡過,全船無不發抖顫慄。一旦被發現,即全力逃命,惶惶如喪家之犬,恐怖至極。

                           洪田俊,拉番上船 遠洋漁船的黑暗地獄,一九八四年

-----------------------------------------------------------------------------

    這些故事在我小時候常常會聽大人說起,但看板上的反應,似乎是好像今天才知道有回事,其實蠻感嘆的。小時候很喜歡去東港東隆宮或是其他廟宇玩,有時候會看到有些人眼眶泛紅去到廟裡,跪著跟溫王爺訴說什麼,有時聲淚俱下。以前搞不清楚會什麼拜拜要這麼激動,很後來才知道,這些人都是漁民的家屬。

    當船公司通知家屬漁船出事後,其實家屬是很無助的。在這類擄船殺人案中,唯一能夠求助的除了船公司跟漁會外,剩下的就只有神明。有人會問說政府,政府?那是什麼?可以吃嗎?這類的事件都是船公司或是漁會去尋找可以跟菲律賓接洽的人,看價碼談判,付錢放人。所以也才有前面說的司法黃牛。中華民國外交部或是中華民國海軍在這類事件中都是不存在的。比起政府,船上的神明還比較可靠。政府能做的,可能就是在死不見屍的情況下,要你等七年,然後給你一張死亡證明書。

    所以看到電視畫面中,罹難者老婆喊的討海人間艱苦,想到以前討海回來會帶我去買玩具的四叔,心有戚戚焉。看到祂女兒喊著政府沒幫忙,其實正是東港漁民幾十年來的寫照。說真的,政府這幾十年來,做過什麼?以前也有漁民找立委陳情,開記者會。但依舊什麼也沒改變。這次的罹難者家屬算幸運了,有媒體關照。有多少漁民家屬只能在暗夜中哭泣。

    也因此,每當有朋友問我為什麼東港對信仰這麼虔誠,我都用捕魚的說法。看看他們的處境,除了祈求王爺保佑,還能做什麼呢?就像文中的漁民。這類事情我聽過的程序就是找船東聯絡找人談判,接著看價碼討價還價,四處籌錢,借錢,接著上廟裡去求神明。

這幾乎是標準SOP了。找政府不如找神明可靠多了。

    我三叔自從我四叔落海過世後,我奶奶就要他不要再討海了。這些年來,他其實也不太喜歡說太多討海的事。回去跟他看新聞,遇到跟捕漁有關的新聞,他只會簡單的用一句話表達他的看法。

    宜蘭漁民控訴日方暴行。三叔:噴水而已,菲律賓攏開槍ㄟ。(冷笑)

    本次事件。三叔:幹你娘,垃圾政府。(這當然是指台灣)

    這麼多年來,我總有ㄧ種感覺,似乎台灣所謂的漁業糾紛只存在於那個叫做釣魚台的地方。直到昨天,媒體似乎才知道國境之南還有個更殘暴的對手。其實感概的原因有兩個:這麼多年來,其實什麼也沒改變,除了以前找原住民上船,現在找外勞。另一個就是這些事這麼多年來居然沒什麼人知道的樣子。

    我其實問了我三叔有沒有被菲律賓追的經驗,但他只是這樣說:為什麼叫做討海不叫抓魚,因為魚不是我們去抓的,是跟海分的,是跟海討來的。

    其實有了這次事件也好,這麼多年,枉死在菲律賓的漁民也不少,能讓更多人關注到漁民的處境。關於釣魚台的文總是大家愛吵的話題,但相較釣魚台,台灣漁民枉死在菲律賓槍下的冤魂和其多,付給他們的贖金也不知多少。這些發生在身邊真實的故事卻總是被掩蓋在那個虛無飄渺的小島下,真是很感概。

   最後,希望小琉球的觀音媽能夠帶著亡者一路好走。也感謝各位對此事的關注。




我們能對菲律賓作什麼?(作者:洞見Insight Post-國際事務評論網 理查德)


在談到對他國的施壓手段,依據後果的嚴重程度,大約可分成以下幾種:外交施壓、經濟制裁(報復)、武力示威、軍事行動。當然還有訴諸國際法庭、國際組織、他國介入,但這又比較複雜,且很難操之在己,一般是會兩軌並行。(見全文





我國絕不可吞忍,否則菲國有恃無恐。應派海巡艦長期進駐,逼菲上談判桌(受訪者:臺灣大學法律系教授 姜皇池)


姜皇池說,菲律賓以武力攻擊沒有武裝的漁民,這在任何國際法庭、司法機構都一定是敗訴,過去判例沒有任何例外;就算我們的漁民是到菲律賓專屬經濟海域偷偷捕魚,菲國都不能開槍打死人,何況事發地點是在我方重疊經濟海域,我方絕對站得住腳。

對於菲律賓指稱是廣大興廿八號衝撞在先,菲方海巡船才發動攻擊,姜皇池說,即使如此,菲律賓也可以開槍警告,但他們是開三次槍,且在我方漁船脫離後,還在後面追趕掃射,在船身留下卅二個彈孔,遠遠超過鳴槍示警範圍,怎麼看都不是正當的武力使用。

見全文



維基百科:2013年菲律賓公務船攻擊臺灣漁船事件




(訊息UPDATE - 2013/05/16)

最近國內傳出有店家不賣在臺菲律賓勞工東西,甚至許多網站上出現辱罵羞辱外勞的留言。

我的看法是,這些作法熱情有餘,但卻欠缺考慮。對臺灣沒有實質上的幫助,又可能害到對事件沒有責任的人。

2010年,香港一旅遊團在菲律賓馬尼拉遭武裝挾持,並有數名團員慘遭撕票。整起事件從案發動機到危機處理失當,都是由於菲律賓政府的無能。當時香港也因此出現許多攻擊菲傭的言論。然而旅遊團中倖存者之一的李瀅銓,寫了一篇文章表達他的看法,節錄如下,供大家參考:


我們曾經對菲國如此漠然

我一直想,是什麼讓一個曾是傑出警察的槍手變成冷血殺手?難道他就沒有任何罣礙?不擔心家人生活?是什麼把他逼上末路?他為什麼要用挾持人質的方式來逼政府重新審視他的個案,難道這國家沒有他可以申訴的途徑嗎?我這才明白,雖然我以前也有過好幾個來自菲律賓的同事,但我和大多數香港人一樣,對這個國家幾乎全無認識。明明香港有十幾萬菲傭生活在我們之間,甚至住在我們很多家庭內,但是我們對這個為我們提供了大量廉價勞工的國家和人民的生活狀况是如此的漠然。我們大概都知道菲國窮,才要在全球輸出傭工,但到底有多窮?我查看了一下,才知道原來菲國有三分之一人口活在貧窮線以下,槍殺、綁架的事情無日無之,這樣的情况之下,人民過的是什麼生活?我回想發生挾持事件之前二天,旅行團的行程當中有一項是到花車廠探訪,現場卻傳來了一陣陣惡臭,導遊指一下車廠圍牆外的一邊,是一個垃圾山,山上有不少小孩正在撿垃圾維生,讓人心酸無言。

菲傭變無能政府代罪羔羊

回到香港後,知道香港這幾天出現了不少反菲言論,網上有人說要把所有菲傭趕走,使菲國立即陷入經濟困境作為報復,又有菲傭在街上被辱罵,一聲聲「奴隸國、僕人國」來作菲國代號。我明白市民對菲國政府和警察的無能的憤怒,我親身體會,但是,這與菲國人民何干呢?難道我們都忘了被歧視的滋味嗎?香港曾是長久被殖民的一個社會,華人在體制上和生活上都被所謂的「主人」歧視,現在卻有一些香港人財大氣粗地聲稱「我哋請咁多菲律賓人,我哋係佢哋老細」,以一副「聘用你是恩惠,你卻敢以下犯上」的奴隸主姿態來責備那些和挾持人質事件全不沾邊的菲傭,實在讓人心驚。菲傭明明就是她們無能政府的受害人,正正因為政府無能讓人民溫飽,無數的菲國婦女才要離鄉別井、丟下自己的孩子去寄人籬下照顧別人的孩子呀,為什麼在香港菲傭反而成為無能政府的代罪羔羊呢?為什麼在悲憤的同時有些香港人會變成種族主義者?同樣讓人難以明白的是,香港政府竟也在此同時宣布要把包括菲傭在內的外傭繼續凍薪,使外傭都無法分享經濟好轉的成果,這是我們的政府在渾水摸魚嗎?政府能不能公開檢討外傭薪酬的標準和機制是什麼,在這個時候作這些舉動,給人政府要懲罰外傭的感覺,對消除仇菲情緒沒有任何幫助。有位友人引了魯迅的一句話:勇者憤怒,抽刃向更強者;怯者憤怒,卻抽刃向更弱者。香港人難道是只會向弱者開刀的怯者嗎?

公正調查追究責任慰亡靈

香港這幾天為了人質事件大家一同憤怒一同悲傷,我雖然沒有和其他團友討論過,但我想,團友們都會感謝市民的關心和支持。不過,要慰死難者在天之靈的方法不是責難無辜的菲傭或菲國人民,我們的焦點要清晰,針對菲國的政府和警方,要求公正的調查,追究事件責任,以及支持傷者及死者遺屬安排日後的生活,這才是對事件中死傷者的實在關懷,長遠而言,我們該更支持菲國人民建設更可靠的政府,更有公義的社會,這樣香港才真正算得上是國際社會的一員,有人道關懷的國際大都會。

各位團友,大家終於都回香港了,回家了。已離世的團友們,請一路好走,還請你們的在天之靈保佑你們在世的親人;身心受傷的團友和家屬們,請堅強起來,早日康復,以後的路還長,願大家都好好生活,大家保重啊。




以上資料蒐集自部落格文章、FB文章、新聞報導等,皆附上引用出處。歡迎回應補充更多資訊,謝謝! by YuCJ

2 則留言:

  1. http://blog.yam.com/eoiss/article/62881419

    這篇也可參考

    回覆刪除